吴正龙:安倍缘何力推TPP11

曹世功:中韩关系现状观察及对推动两国关系健康稳定发展的建言

目前韩国应在增强实力的基础上,逐步加强安全自立,增强外交的自主性和平衡性。核心问题是对中韩关系进行准确战略定位,正确处理同中美两大强国的关系。对华外交应当受到更加实质性的重视。韩方在具体处理对中美关系上,应以不损害中国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为基本原则,具体做到“三不”:1、不追求韩美同盟职能扩大和外溢;2、不参与中美之间的战略博弈;3、不在中美之间“选边站”。做到这些,中韩政治互信基础才会建立起来,中韩面向未来的新型关系发展才能具有可靠的保证。[详细]
刁大明:“印太”并非核心,他的“小目标”才是重点
特朗普的亚太行,其实是希望在亚太行前三站找到尽快丰富执政首年成绩单的金钥匙。本质上是通向美国国内的。未来,特朗普任期的最后两年将提前陷入“跛脚状态”。特朗普将大概率转场到外交领域。这种状态将被极大的连任压力所驱动,进而完全可能有强烈动机实施军事行动。从这个角度出发,主动设定议程、积极引领并塑造其对外政策倾向,尽可能弱化其进入“跛脚”下半场后可能的冒险过激,才是国际社会需要努力的方向。而中方在主动引领中美关系中的积极努力,正是其中发挥关键作用的典型体现。[详细]
吕祥:特朗普政府的新孤立主义于与中美关系的未来

特朗普所代表的新孤立主义之所以“新”,主要在于其针对的对象有所变化。传统孤立主义强调的是不介入欧洲内部事务,而特朗普新孤立主义的核心内容是对已经形成的所谓“自由主义世界秩序”的质疑和摒弃。

[详细]
雪花纷纷
雪花纷纷
双色彩虹下的温馨时光
双色彩虹下的温馨时光
天空在燃烧
天空在燃烧
死海的第一滴雨
死海的第一滴雨
泰国醉美夜市
泰国醉美夜市
左转弯
左转弯
日出马赛马拉
日出马赛马拉
闪电下的大桥
闪电下的大桥
一个都不能少
一个都不能少
虎鲨遭遇“鱼卷风”
虎鲨遭遇“鱼卷风”
93岁的穆加贝总统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中津历来友好,但穆加贝对中国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事业多有批评。在享有崇高威望的同时,其执行激进偏左的民粹主义政经改革使津国大伤元气,始有今日之乱。而当年与邓小平的会谈后,小平同志对此是有重话预见的。回望改革开放40年经历,中国是多么幸运!本文是张维为教授当年任译员时的现场回忆。[详细]

在西方媒体中,俄罗斯被刻意“妖魔化”。在我们国内,一些年轻人也不太瞧得起俄罗斯。近来,我在几个微信群里随意浏览了一篇热传的“青年史学家”文章,一看题目就吓人一跳:“普京的下场可能是怎样的?”俄罗斯是一个独特的民族,有别于世界上任何国家,如何解读确实是难题。我想结合40多年外交生涯中的亲历亲闻,与读者分享个人的一些看法,仅供参考。

[详细]
每一个行走在海外“江湖”的同胞,既要力避授人以柄的不当行为,也要在自身权益受损时,敢于维权,善于维权。平日应做好驻在国“攻略”,注意收集那些随时能为自身所用的有关行政、法律以及安保等信息,出了事该投诉投诉,该打官司打官司,主动向驻在国有关方面表达诉求,依法争取自身权益。在问“大使馆能为我做什么”的同时,也要思考一下“我自己能做什么”?时刻牢记自身的主体责任,不断提升自我保护和维权能力,才是海外生存发展的长远之道。[详细]

日本是中国在东亚最重要的邻国,地理位置的“命中注定”并不会因为历史的得失而弱化。安倍掌权的日本即便是我们强大的对手,但对手并不必然是敌人。在当代国际关系中,国家间的制衡与反制衡、竞争与合作、冲突与管控,已成为大国外交不可或缺的基本面。尽可能地接触、影响和引导日本这个强劲对手,是我们对日认知态度转换的必要环节。中日关系终究还是得在磕磕碰碰中前行。

[详细]
近日由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编辑的二本国际问题研究重点学术文集《国际问题研究报告2016-2017》、《国际问题纵论文集2016-2017》由世界知识出版社出版发行。[详细]

关于撤销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企业工作委员会、西部工作委员会的决定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第六届

[详细]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2016年工作报告                               2016年是我会调整提质、探索创新的一年。在上级主管部门的领导下,

[详细]
友情链接